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逸聞趣事

全球9600000名科學(xué)家他排名第二!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年12月04日     瀏覽次數:1024次

      剛剛,一個(gè)重磅消息轟炸了世界學(xué)術(shù)圈,斯坦福大學(xué)聯(lián)合全球最大、最權威學(xué)術(shù)出版社Elsevier,發(fā)布了一份榜單:全球頂尖科學(xué)家2023年年度,終身科學(xué)影響力榜單。

      據排名數據顯示,我國王中林院士,終身科學(xué)影響力排名世界第2位,這是唯一一位躋身世界前十的,來(lái)自中國的科學(xué)家。

      你知道走到這個(gè)位置有多不容易嗎?

      這份榜單,是從全球960多萬(wàn)名科學(xué)家中,基于他們的學(xué)術(shù)影響力,收錄了排名前2%,也就是約20萬(wàn)名優(yōu)秀科學(xué)家。又在這20萬(wàn)名優(yōu)秀科學(xué)家里,排出了終身科學(xué)影響力,在世界前一百位的頂級科學(xué)家,王中林排在第二。

      而哪怕這樣顯赫的成就,也只是他高光時(shí)刻的其中之一。

      因為2019年度,王中林個(gè)人年度科學(xué)影響力是:世界第一。

      不光如此,他還斬獲世界超級大獎:愛(ài)因斯坦世界科學(xué)獎,聽(tīng)這個(gè)名字,就知道它的含金量,該獎設立35年了,王中林,

是第一位斬獲這一大獎的華人!

      他的人生,竟是那樣的超乎想象.......

      第一個(gè)讓人感覺(jué)不可思議的是,如今站在世界科學(xué)之巔的王中林,竟出身于貧窮農村。

      1961年,王中林出生于陜西蒲城高陽(yáng)鎮,家境貧苦又逢三年自然災害,他從小總是一副臉色發(fā)黃、瘦弱無(wú)力的樣子。好不容易長(cháng)大,也有了讀書(shū)的機會(huì ),可他初中和高中的學(xué)業(yè),卻完成的斷斷續續,因為要經(jīng)常種田喂牛補貼家用。

      可哪怕是身在底層,王中林心里仍有要走出去的夢(mèng)。

      他的功課一直不曾落下,1978年參加高考,他的成績(jì)是全區第一,直接被分到了西安電子科技大學(xué)。從此,他就與物理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      四年苦讀,王中林考上了,中美聯(lián)合招收的物理研究生,成為當年西北五省,唯一被錄取的學(xué)生。

      不過(guò)有件事十分尷尬,當時(shí)以他的成績(jì),完全能上更好的哈佛,可由于對外國學(xué)校的不了解,王中林以為A開(kāi)頭的學(xué)校是最好的,所以就這樣不小心錯過(guò)了哈佛,申請了亞利桑那州立大學(xué)。

      有人說(shuō),王中林沒(méi)去哈佛真是個(gè)遺憾;但更多人說(shuō),哈佛沒(méi)有得到王中林,才是最大的損失。

     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,雖陰差陽(yáng)錯選錯學(xué)校,他卻撞大運般跟對了領(lǐng)路人。王中林在亞利桑那州立大學(xué)的導師,考利教授,是國際高分辨電子顯微鏡學(xué),祖師爺級別的人物。對未來(lái)他的研究路途,產(chǎn)生了最大的影響。

      考利十分欣賞王中林,覺(jué)得這個(gè)中國青年十分聰明,無(wú)論給他安排什么樣的實(shí)驗和研究,他總能給出最好的成果。從電子顯微學(xué)到納米材料,考利帶給王中林的,是一個(gè)全新的物理微觀(guān)世界。

      納米學(xué),成就了他走向世界科研的第一步。

      1987年7月,年僅26歲的王中林,僅花了4年時(shí)間,拿到物理學(xué)博士學(xué)位,他創(chuàng )造了一項紀錄:是亞利桑那州立大學(xué)建校百年來(lái),最快獲得博士學(xué)位的學(xué)生。

      隨后,他來(lái)到英國劍橋大學(xué),卡文迪許實(shí)驗室做研究。然而,由于國外總帶著(zhù)有色眼鏡,王中林在實(shí)驗中提出的創(chuàng )新意見(jiàn),并不能被導師所接受。導師居高臨下地指責他:“中國人,你做這個(gè)實(shí)驗有什么用?”

      王中林堅持發(fā)表了相關(guān)文章,反響還挺不錯,導師被“打了臉”,竟聯(lián)合一些門(mén)生對他群起而攻。面對這些刁難,王中林的還擊是:做出最好的研究工作,讓他們閉上嘴巴!

      1995年,王中林被美國佐治亞理工大學(xué),聘為副教授,正式開(kāi)啟了自己的納米學(xué)研究生涯。

      然而,一個(gè)初出茅廬的新人,還是一個(gè)中國人,沒(méi)背景沒(méi)太多聲譽(yù),又能得到多大的尊重呢?

      他一開(kāi)始都沒(méi)有自己的實(shí)驗室,只能白天在教室讀文獻,晚上去借用別人的實(shí)驗室做實(shí)驗。這樣的他看起來(lái)有些弱小,個(gè)別教授歧視他,竟要挪用他的科研經(jīng)費。那幾年,是他一生中最灰暗的歲月,可他到底還是扛住了所有壓力,直到破繭成蝶的時(shí)刻,驚艷世人!

      悶聲不響的他,白天研究理論,晚上同時(shí)做三個(gè)課題的實(shí)驗,在之后短短3年,竟發(fā)表了80多篇高質(zhì)量學(xué)術(shù)文章!并且,在這爭分奪秒的時(shí)間里,他還完成了一本科研著(zhù)作,被媒體稱(chēng)為: 具有卓越成就的經(jīng)典之作。

      當年僅38歲的他,獲得佐治亞理工大學(xué),終身教授職位時(shí),系里教授們嘆息著(zhù),說(shuō)了這樣一句話(huà):“沒(méi)有對比就沒(méi)有傷害啊,你走得太快,讓我們看起來(lái)很差......”

      從窮山村,走到美國名牌大學(xué)終身教授,王中林風(fēng)一般的攀登著(zhù),他的“逆襲”人生是如此不可思議,而他走向世界科研之巔的時(shí)刻,很快到來(lái)了。

      2000年9月,王中林在佐治亞理工學(xué)院,創(chuàng )立了納米科學(xué)和技術(shù)中心,并擔任該中心主任。此后他陸續收獲了:美國顯微鏡學(xué)會(huì )巴頓獎?wù)隆?/span>

美國化學(xué)學(xué)會(huì )S.T.L獎金、美國陶瓷學(xué)會(huì )普帝獎,及埃瓦德奧頓紀念獎、美國材料學(xué)會(huì )獎?wù)隆?/span>美國物理學(xué)會(huì ),詹姆斯馬克顧瓦迪新材料獎......

      這些獎,是美國五大學(xué)會(huì )的最高獎,王中林,他是罕見(jiàn)的,能集齊美國五大學(xué)會(huì ),所有獎?wù)碌膶W(xué)者!

      步入21世紀后,隨著(zhù)手機電腦的興起,全世界科學(xué)家,都在為如何制作出體積更小、但效果更好的電池而發(fā)愁。

      就在大家一籌莫展之際,一篇署名“王中林”的文章橫空出世。這篇文章里,他第一次提出大膽超前的概念:自供電系統。簡(jiǎn)單來(lái)說(shuō),就是讓手機等無(wú)線(xiàn)設備,在不使用電池的情況下,實(shí)現自供電。比如,通過(guò)一種最小單位的納米發(fā)電機,經(jīng)摩擦將機械能直接轉化為電能,就能源源不斷地產(chǎn)生供電。

      這個(gè)想法太天方夜譚了,幾乎沒(méi)人看好這樣的前景,人們認為他可能是個(gè)“瘋子”。可事實(shí)證明,他是一個(gè)能制造出奇跡的天才!

      曾在1999年,王中林和他的團隊,制造出世界上最小的稱(chēng):納米稱(chēng),這為病毒學(xué)和分子化學(xué)方面,都提供了極為重要的測量器具。納米學(xué)帶來(lái)的好處,讓王中林開(kāi)始琢磨更多的實(shí)驗。

      只是,這一領(lǐng)域十分偏門(mén),很多人都是十年二十年的坐冷板凳,王中林同樣如此,很長(cháng)的一段時(shí)間內,他無(wú)人問(wèn)津。

      直到2006年的一次偶然,他的學(xué)生在測試一款發(fā)電機時(shí),突然發(fā)現3-5伏的電壓信號,這比正常的情況要多1-2伏,一般情況下,大家都會(huì )忽略,覺(jué)得這不過(guò)是一個(gè)數據錯誤。但王中林敏銳地感覺(jué)到,這一定不是一個(gè)誤差!

      經(jīng)過(guò)反復實(shí)驗,他發(fā)現這多出來(lái)的高壓,真的是由于摩擦產(chǎn)生的電流!

      王中林十分激動(dòng),這意味著(zhù),他提出的納米發(fā)電機自供電設想,極有可能夢(mèng)想成真!

      2012年,王中林轟動(dòng)世界,他的團隊研發(fā)出世界上第一款體積最小的,納米摩擦發(fā)電機。這款發(fā)電機真的太“神奇”,它的動(dòng)力源既可以是風(fēng)力、水力、海浪等,也可以是人的行走、手的觸摸、下落的雨滴等環(huán)境隨機能源,甚至可以是車(chē)輪的轉動(dòng)、機器的轟鳴等垃圾能源,哪怕說(shuō)話(huà)也行。

      王中林說(shuō):“或許不久的將來(lái),你只要正常走路,附著(zhù)在你衣服上,或安在你鞋里的摩擦發(fā)電機,就能為隨身攜帶的手機充電?!?/span>

      納米發(fā)電機技術(shù),具有劃時(shí)代意義,被《新科學(xué)家》雜志,選為未來(lái)30年最有潛力的十大技術(shù),被視為與手機同等重要的發(fā)明。

      王中林因此,一次次站上了世界科研之巔。

      2018年, 他榮獲第十一屆埃尼“前沿能源獎”,這是最權威的能源大獎,是世界最負盛名的,公認的非官方諾貝爾獎;

      2019年,王中林拿下“愛(ài)因斯坦科學(xué)獎”。在他之前,這兩個(gè)大獎,均和黃皮膚的華人無(wú)緣,而他一出手就是兩個(gè)紀錄:世界上第一位,

獲得“埃尼獎”的華人;世界上第一位,獲得“愛(ài)因斯坦獎”的華人!

      而王中林值得被全中國人認識,不光在于他取得這樣大的成就,奪得這樣多的大獎,而在于他有一顆“中國心”。

      在事業(yè)剛有起色時(shí),王中林就開(kāi)始頻繁往返于中美,促進(jìn)兩國高新科技交流。從1992年到2010年這12年間,王中林的往返記錄高達130次,

他為中國培養了近百名物理學(xué)學(xué)者、博士或教授。

      國外對王中林十分重視,他2002年當選為歐洲科學(xué)院院士;2004年當選為世界創(chuàng )新基金會(huì )院士;他還是美國物理學(xué)會(huì )會(huì )士;美國科學(xué)發(fā)展協(xié)會(huì )院士。

      為了留住他,美國佐治亞理工學(xué)院,晉升他為該院,最年輕的終身校董事教授。

      而面對何去何從的選擇,王中林說(shuō)了這樣一句話(huà):“如果我想要成就一番事業(yè),那我肯定要回到中國來(lái)?!?/span>

      2009年,王中林當選為最年輕的,中國科學(xué)院外籍院士。他說(shuō):“這是祖國給我無(wú)上的榮譽(yù)”。

      2017年,王中林做了決定:“回國!”

      中科院、北京市一起討論,直接給他新建個(gè)研究所,并提供200人的團隊規模,網(wǎng)友發(fā)自?xún)刃牡牧w慕:“我勒個(gè)去,不愧是納米領(lǐng)域的超牛,

回來(lái)就自成一派做掌門(mén)人啊......”

      很快,北京納米能源與系統研究所,為他“量身定做”,中國科學(xué)院大學(xué),納米科學(xué)與技術(shù)學(xué)院,他是首任院長(cháng)。

      然后回來(lái)兩年,他一出手,就拿下兩個(gè)世界大獎。

      接著(zhù)在世界所有學(xué)科,960多萬(wàn)名科學(xué)家,終身影響力總排名中,王中林躋身前五,排世界第二。

      而2019年個(gè)人年度影響力排名,他是世界第一。

      如今,在王中林院士的帶領(lǐng)下,中國納米研究領(lǐng)域,已經(jīng)是世界領(lǐng)頭羊。

      而他最受世界矚目的研究,是“藍色能源夢(mèng)”:他提出顛覆性海洋能采集方式,“利用海水發(fā)電,晝夜不停、不占陸地面積、不受天氣影響,1%的海平面,就夠全世界用。

      這是真正的清潔能源,我叫它‘藍色能源’”。

      他研發(fā)了一種球形發(fā)電機,在幅面一平方公里的海水面上,每隔10厘米放置一臺,然后連成三維網(wǎng),理論上可持續發(fā)出近100萬(wàn)瓦電,點(diǎn)亮10萬(wàn)盞電燈。他說(shuō),“這是我的小夢(mèng),也是中國夢(mèng)的一部分?!?/span>

      歲月如海波濤洶涌,人生逆襲驚濤拍岸。從窮困山村走向名牌學(xué)府,從無(wú)人問(wèn)津走向世界巔峰,他以無(wú)可戰勝的強大意志和能力,書(shū)寫(xiě)了一段可載入史冊的輝煌人生。

      科技改寫(xiě)生活,華人造福世界。王中林,華人之驕,人類(lèi)之幸。他不光成就了自己,更為更多海外人才點(diǎn)亮明燈,今天的中國有能力、有實(shí)力,為世界頂級的科學(xué)家提供世界一流的科研環(huán)境!

      希望越來(lái)越多的科學(xué)家,像王中林一樣回歸效力,我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路途,必將越走越寬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來(lái)源:華人星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