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逸聞趣事

建國以來(lái)資陽(yáng)第一位烈士謝松濤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年02月01日     瀏覽次數:612次

      他是一個(gè)留洋學(xué)者的優(yōu)秀兒子;他的姨父是新中國擔任過(guò)貿易部、商業(yè)部、地方工業(yè)部、輕工業(yè)部和糧食部五大部的部長(cháng)。

      如果他跟著(zhù)留洋歸來(lái)的父親繼續求學(xué)深造,他一定前途無(wú)量;如果他要求姨父給個(gè)一官半職,同樣能夠飛黃騰達......

      然而他卻千里迢迢來(lái)到資陽(yáng),并且僅僅26天就把忠骨埋在了資陽(yáng)這片土地......

      在咱們資陽(yáng)城區,有條道路名叫松濤路,有座橋梁名叫松濤橋。城郊還有一個(gè)鎮,名叫松濤鎮。大多數人都知道松濤路、松濤橋、松濤鎮來(lái)源于革命烈士謝松濤。但是,更多的人卻不知道謝松濤其人其事,今天陽(yáng)爺爺就給你細細道來(lái)。

      謝松濤的祖籍浙江省慈溪縣,家里很有錢(qián)。謝松濤大約出生1928年,從小在上海跟著(zhù)爺爺長(cháng)大,并在上海讀了高中。謝松濤的父親是個(gè)做學(xué)問(wèn)又想做實(shí)業(yè)的人,立志要為社會(huì )做點(diǎn)事業(yè),因此別妻離子遠涉重洋去了外國攻讀獸醫學(xué)。父親出國不久,日本侵略者瀕臨滅亡時(shí)垂死掙扎,侵占謝松濤的祖父謝瑞初積蓄的家產(chǎn),爺爺因此悲憤而死,謝松濤的母親朱文英無(wú)法在上海安身,只好帶著(zhù)謝松濤兄弟姊妹離別上海來(lái)到無(wú)錫投靠姨公陸理成。經(jīng)歷國家磨難和民族蹂躪痛苦的謝忪濤,心靈里埋下了為中華民族報仇雪恨的種子。

      謝松濤的大姨父沙千里和他的堂兄謝白水在當時(shí)抗日救國運動(dòng)中的上海,都是很有影響的人。尤其是沙千里,是當年震動(dòng)全國的“七君子”事件重要負責人。咱們學(xué)習歷史都知道七君子事件,七君子事件是指1936年5月31日,宋慶齡、何香凝、沈鈞儒、章乃器、馬相伯等人在上海宣布成立全國各界救國聯(lián)合會(huì ),謝松濤的姨父沙千里就是救國聯(lián)合會(huì )的重要負責人。1936年11月23日,南京國民政府以“危害民國”罪在上海逮捕了救國會(huì )領(lǐng)導人沈鈞儒、王造時(shí)、李公樸、沙千里、章乃器、鄒韜奮、史良等7人。因為被捕的是當時(shí)公認的社會(huì )賢達,所以世稱(chēng)七君子事件。從事件開(kāi)始之日起,中國共產(chǎn)黨和國內外進(jìn)步人士就開(kāi)展了廣泛的營(yíng)救運動(dòng)。七七事變爆發(fā)后,南京國民政府于7月31日宣布具保釋放沈鈞儒等7人,并于1939年2月最后撤銷(xiāo)了起訴書(shū)。

      再說(shuō)沙千里常常到謝家講述抗日救國的道理,謝松濤心領(lǐng)神會(huì )。上中學(xué)時(shí)他就參加了散傳單、送通知等抗日救亡活動(dòng)。1944年,因為家庭變故,16歲只讀了半年高中的謝松濤隨母親來(lái)到無(wú)錫,被迫在無(wú)錫興業(yè)染織廠(chǎng)開(kāi)始了他的童工生活??箲饎倮?,謝松濤于1946年考入無(wú)錫忠勤高級職業(yè)學(xué)校紡織科。因為曾經(jīng)受到姨父沙千里革命思想的影響,在全國的反內戰反饑餓浪潮中,謝松濤參加了無(wú)錫的進(jìn)步學(xué)生聯(lián)合會(huì ),是無(wú)錫進(jìn)步學(xué)生聯(lián)合會(huì )忠勤學(xué)校的聯(lián)絡(luò )員,在反專(zhuān)制的罷課斗爭中,謝松濤被校方處罰留校察看。 1949年4月23日,無(wú)錫解放。當時(shí),謝松濤的父親留學(xué)歸來(lái),已將他母親和弟弟妹妹接到了上海,希望謝松濤也去上海。當時(shí)上海尚未解放,謝松濤憎恨蔣介石的反動(dòng)統治,他不愿意去反動(dòng)派的統治區,他要參加革命。決心為全中國的解放事業(yè)而奮斗的謝松濤,立即向無(wú)錫市人民政府申請參加革命,隨即被派往蘇南學(xué)習。

      1949年5月27日,上海解放,人民解放軍進(jìn)駐上海。謝松濤的姨父沙千里擔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副秘書(shū)長(cháng),也就是在新中國第一任上海市市長(cháng)、咱資陽(yáng)人陳毅身邊工作。后來(lái)沙千里調北京,歷任貿易部、商業(yè)部副部長(cháng)、全國工商聯(lián)秘書(shū)長(cháng)、地方工業(yè)部和輕工業(yè)部長(cháng)、糧食部長(cháng)。風(fēng)華正茂、又有知識可以說(shuō)是知識分子的謝松濤,如果奔向上海,在姨父身邊求個(gè)一官半職,將來(lái)必定飛黃騰達,前途無(wú)量;或者,跟著(zhù)父親做事業(yè),也一定道路寬廣前途無(wú)限。

      然而,謝松濤卻毅然決然選擇了革命,于1949年9月光榮地加入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。緊接著(zhù),謝松濤懷著(zhù)滿(mǎn)腔熱血,響應“向大西南進(jìn)軍,解放全中國”的號召,報名參加西南服務(wù)團,成為西南服務(wù)團川南支隊一中隊一名戰士,開(kāi)始了向西南進(jìn)軍的長(cháng)征。

      西南服務(wù)團從蘇南出發(fā)乘京滬路火車(chē)到徐州,轉隴海路西進(jìn)鄭州,再南下湖南岳陽(yáng),橫渡洞庭湖后,將有3000多里的步行,由湘西進(jìn)入云貴高原,沿著(zhù)紅軍二萬(wàn)五千里長(cháng)征時(shí)經(jīng)過(guò)的路線(xiàn)北渡赤水,挺進(jìn)四川。謝松濤的目的地,是川南重鎮內江。進(jìn)軍途中,謝松濤擔任最苦最累的聯(lián)絡(luò )員。

      謝松濤擔負著(zhù)中隊和大隊之間的聯(lián)絡(luò )任務(wù),傳達命令,傳遞消息,聯(lián)絡(luò )信號,安排宿營(yíng)地,每天都比一般人多走很多路,腳上打起血泡,經(jīng)常兩腿像灌了鉛一樣沉重。但他從不叫苦叫累。1950年元月3日,謝松濤隨服務(wù)團來(lái)到了陌生而又充滿(mǎn)活力的資陽(yáng),擔任了原資陽(yáng)縣城西鄉征糧工作組組長(cháng)。

      1950年,雖然是和平解放的資陽(yáng),卻仍然是血與火的歲月。被推翻了的國民黨地主民團武裝,區鄉保甲殘余勢力,兵痞,土匪流氓明里暗里集成了一股反共的力量,妄圖推翻新生的紅色政權。一個(gè)罪惡卻偽裝積極的敵特分子接近了謝松濤,這人就是舊政權城西鄉武裝大隊副大隊長(cháng)陳志武。陳志武把自己打扮成一個(gè)棄暗投明的悔悟者,向謝松濤要求參加革命,參加征糧工作隊。陳志武說(shuō),當初他是被逼參加了偽政府武裝大隊,但是他一直就痛恨反動(dòng)派的反動(dòng)統治。解放軍來(lái)了,他要悔過(guò)自新,重新做人。他說(shuō)他對城西鄉的情況非常熟悉,那家有糧,那家有秘密倉庫,他都一清二楚,完成征糧任務(wù)絕對沒(méi)問(wèn)題。陳志武的花言巧語(yǔ)贏(yíng)得謝松濤的信任,陳志武成了征糧隊隊員。

      在謝松濤的努力下,征糧工作組半個(gè)月就在城西鄉扎了根,征糧任務(wù)完成順利,受到區長(cháng)金士貴的表?yè)P。正是征糧任務(wù)完成順利,偽裝積極的陳志武與謝松濤接觸密切,因而熟悉了工作組住地的基本情況。

      元月29日,一個(gè)寒冷的夜晚,幾個(gè)蒙面人鬼鬼祟祟出現在城西鄉公所周?chē)?,為首的便是陳志武。陳志武利用自己偽裝積極分子的身份,敲響了工作組長(cháng)謝松濤的房門(mén),謊稱(chēng)有重要情況要向工作組長(cháng)匯報。當謝松濤打開(kāi)房門(mén)的一剎啦,陳志武帶領(lǐng)匪首吳賢安猛撲上去,將謝松濤按住,另外兩個(gè)匪徒也一擁而上,四對一死死卡住謝松濤,在他口里塞上一塊毛巾,用繩子捆了,匪首吳賢松和陳志武趁黑夜把謝松濤綁架至沱江邊,殘暴地將謝松濤殺害。來(lái)到資陽(yáng)僅僅26天的謝松濤,就這樣獻出了22歲的寶貴生命。據匪首吳賢安后來(lái)交代:“殺死謝松濤以后,怕人發(fā)現,還把他的肚膛破了,裝進(jìn)鵝卵石沉入了河底……”

      土匪的血腥罪行第二天即被發(fā)覺(jué),縣長(cháng)高毅、區長(cháng)金士貴立即組織破案,三天后即抓捕了惡貫滿(mǎn)盈的陳志武、諶老二、吳傳忠等匪徒,匪首吳賢安拒捕被擊斃。

      根據匪徒的交代,在沱江里將謝松濤的遺體打撈上岸,地委書(shū)記陳剛親自從內江趕來(lái),贊揚謝松濤把年輕的生命獻給了資陽(yáng)人民的解放事業(yè),資陽(yáng)人民永遠感謝他,紀念他。在場(chǎng)軍民,無(wú)不流下悲痛的淚水。資陽(yáng)縣人民政府召開(kāi)萬(wàn)人大會(huì ),將三名匪徒押赴刑場(chǎng)執行槍決,以此祭奠烈士英靈。為悼念忠于黨和人民的謝松濤,城西鄉人民把這塊土地改名叫松濤鎮,松濤鎮通往資陽(yáng)城區的道路叫松濤路,而九曲河上第一座公路大橋則叫松濤橋。謝松濤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后第一位為資陽(yáng)的建設事業(yè)獻出寶貴生命的革命烈士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來(lái)源:今日頭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