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逸聞趣事

大反轉!他,超越李嘉誠,成華人新首富,日賺9.3億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年06月25日     瀏覽次數:73次

   2023年底,福布斯公布了全球年度增長(cháng)最多的10位億萬(wàn)富豪。

   人工智能時(shí)代的浪潮下,入榜者是馬斯克、扎克伯格、貝索斯等為首的科技巨子。

   其中僅有的兩名華人,一位是眼下風(fēng)頭正盛的英偉達黃仁勛,另一位,則是彭云鵬。

   彭云鵬以479億美元(約3400億人民幣)財富增長(cháng),輕松超過(guò)了谷歌、微軟等巨頭掌門(mén)人,躋身全球第四。

   3400億是什么概念?

   簡(jiǎn)單換算一下,就是在過(guò)去的一年里,平均每天賺9.3億。每一秒,財富增加1.08萬(wàn)。

   出人意料的是,他所憑仗的,卻是木材、石化、能源等“老掉牙”的傳統行業(yè)。

   534億美元的總身價(jià),不僅讓他成了印尼新首富,財富相當于二、三名之和,也讓他成為2023年賺錢(qián)最多的華人。

  即便如此,坊間對這位80歲高齡的印尼華人,幾乎一無(wú)所知。

  1944年,彭云鵬出生在印度尼西亞西邊的加里曼丹,祖籍廣東陸豐。

   早年祖父從廣東陸豐遠渡重洋到印尼謀生,直到他的父親出生,并結婚生子,彭家人成了真正的印尼僑民。

   背井離鄉的生活遠比想象中艱難。

   彭父身兼數職,大多數時(shí)間以割膠為生,空余時(shí)化身裁縫。

   即使拼盡全力,也只能勉強維持一家人的生活。

   直到9歲那年,彭云鵬才有機會(huì )走進(jìn)學(xué)校。

   彭云鵬聰慧,上午去膠林幫忙,下午上課,卻還是連跳三級,僅用三年就讀完了小學(xué)所有課程。

   生活的窘困,是一座牢籠。

   即便天賦異稟,小學(xué)一畢業(yè),家里還是無(wú)力再供他讀書(shū)。

   11歲的彭云鵬,先是去小金鋪當學(xué)徒,之后又來(lái)到堂兄的雜貨店做了一名小工。

   堂兄見(jiàn)其聰明,不忍其早早輟學(xué),便資助他上了初中。這一次,他又用兩年時(shí)間,讀完了三年課程。

   窮人的孩子,社會(huì )是最好的大學(xué)。

   初中一畢業(yè),彭云鵬便只身千里遙遙前往雅加達謀生,當過(guò)學(xué)徒、做過(guò)店員。

   最艱難的時(shí)候,他做小巴車(chē)司機,以沿途攬客為生。

   底層生活的粗糲小道上,有無(wú)數分岔口。

   這一切在彭云鵬23歲那年,迎來(lái)轉機。

   1967年,彭云鵬從事國際貿易時(shí),結識了著(zhù)名華人企業(yè)家黃雙安。

   這位早年去往馬來(lái)西亞謀生,后來(lái)成為印尼一代“木王”的福州人,與彭云鵬有著(zhù)相似的人生經(jīng)歷。

   黃雙安雖然所受的教育不多,卻極善分析。

   在木材廠(chǎng)打雜三年后,26歲就自立門(mén)戶(hù),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東加里曼丹第一家擁有伐木專(zhuān)營(yíng)權的木材公司——財源蒂公司。

   彭云鵬景仰黃雙安開(kāi)闊的視野和格局,黃雙安也欣賞眼前后輩的踏實(shí)精干,兩人一見(jiàn)如故。

   兩年后,彭云鵬受邀加入財源蒂,成了公司第一批員工。

   8年時(shí)間,最初的“材源蒂公司”發(fā)展成了“材源蒂集團”。

   而彭云鵬也一步步從最初普通職員,到負責整個(gè)集團的財政事務(wù),最后成了公司總經(jīng)理。

   70年代中后期,蘇哈托統治的“新秩序”下,當政火力全開(kāi)。

   伴隨投資法的支持,印尼很快成為全球最大的木材出口國。

   印尼蓬盛的土地上,一個(gè)嶄新的時(shí)代,緩緩展開(kāi)。

   1977年,彭云鵬離開(kāi)了財源蒂,隨后注冊了巴里托太平洋公司。

   他自己大概也不會(huì )想到,這樣一個(gè)小小木材廠(chǎng),日后會(huì )成為享譽(yù)整個(gè)東南亞的木材集團。

   彭云鵬的魄力,在一開(kāi)始就初見(jiàn)端倪。

   芒哥勒島位于印度尼西亞?wèn)|部,雖然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,但周邊環(huán)境惡劣,是當地人眼中的“死島”。

   曾先后有四家菲律賓公司和一家日本公司打芒哥勒島的主意,但最后都放棄了。

  1977年,33歲的彭云鵬向印尼當局申請芒哥勒島森林經(jīng)營(yíng)權,當地工業(yè)部長(cháng)大為震驚:“他可能瘋了!”

   很多人等著(zhù)看笑話(huà),直到島上出現了港口,越來(lái)越豐富的生活配套,龐大的膠合板廠(chǎng),上萬(wàn)名工人……

   在彭云鵬的努力下,這座荒島,硬生生成了生機勃勃的工業(yè)小城。

   大量木材、膠合板,源源不斷運往印尼各地,彭云鵬和他的巴里多帝國,就此崛起。

   “彭云鵬”這個(gè)名字,第一次被寫(xiě)進(jìn)印尼商界史冊。

   奠基儀式上,彭云鵬直言:

   “沒(méi)有膽略與堅韌毅力,是不敢投入到這個(gè)地區的。我們沒(méi)有詳細考慮和估算成敗得失,最主要是去建設?!?/span>

   載滿(mǎn)木材的船只,從島港出發(fā),沿著(zhù)雨林的交錯河道蜿蜒前行,緩緩駛入太平洋。

   90年代初,巴里多集團70間木場(chǎng)分布在印尼各地。

   550萬(wàn)公頃的雨林開(kāi)采權,使他成為名副其實(shí)的“世界熱帶雨林大王”。

   多年來(lái),每年220萬(wàn)立方米的三夾板,20萬(wàn)立方米的鋸木,也讓巴里多集團始終霸占著(zhù)世界最大三夾板生產(chǎn)商及出口商的寶座。

   作為印尼廣袤鄉村地區的最大雇主,每年約有30多萬(wàn)人,靠巴里多集團的工作崗位,安頓全家老小的生活。

   一根根林木迅速變成成捆的鈔票,刺激著(zhù)所有人的神經(jīng),也加速著(zhù)古老雨林的消失速度。

   “總有一天,山林會(huì )被砍伐一空?!?/span>

   眾多木材廠(chǎng)主深知這一點(diǎn),只是面對巨額的投入,沒(méi)有人愿意為此付諸行動(dòng)。

   彭云鵬從小生長(cháng)于此,對雨林有著(zhù)深厚感情。

   敦厚的性格,讓他無(wú)法置身事外。隨即,他開(kāi)始在蘇門(mén)答臘巨港附近開(kāi)疆拓土,植樹(shù)造林。

   打造可持續的生態(tài)和商業(yè)路徑,和時(shí)間賽跑。

   這正是當局最樂(lè )意看到的情形,不僅給予寬松的貸款條件,還特地將巴里多公司的還款起始日期延長(cháng)到8年后。

   1991年,彭云鵬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造林人。50萬(wàn)公頃的人造雨林,足有10個(gè)新加坡那么大。

   “當我從直升機上往下看時(shí),看到的盡是一望無(wú)際綠油油的一片,那種感覺(jué)好爽?!?/span>

    此時(shí),彭云鵬的巴里多已經(jīng)發(fā)展成坐擁650萬(wàn)公頃森林開(kāi)發(fā)權,近70條膠合板生產(chǎn)線(xiàn),4萬(wàn)多員工的龐大帝國,業(yè)界冠名“林業(yè)大王”“膠合板大王”。

   同年,他因地制宜,斥資12億美元,在蘇門(mén)答臘創(chuàng )建了一座紙漿工廠(chǎng)。

   全面投產(chǎn)第一年,50萬(wàn)噸紙張產(chǎn)量,額外產(chǎn)出25萬(wàn)噸人造纖維。

   生生不息的雨林,給足了彭云鵬底氣,也緩緩拉開(kāi)了巴里多擴張的序幕。

   許多人認為,1991年踏入石油化工領(lǐng)域,是彭云鵬人生最大一次“豪賭”。

   彼時(shí),印尼根本沒(méi)有一家像樣的石化廠(chǎng)。

   眼看使用需求與日俱增,他們不得不每年斥巨資進(jìn)口。

   最讓人不能接受的是,石油、天然氣等這些進(jìn)口貨的原材料,卻產(chǎn)自印尼本土。

   印尼當局經(jīng)常為此抓耳撓腮。

   多年的摸爬滾打,早就造就了彭云鵬毒辣的商業(yè)眼光。

   當他提出投入22.5億美元巨資,建立大型化工廠(chǎng)時(shí),立刻得到上面的全力支持。

   3年后,工廠(chǎng)正式投產(chǎn),165萬(wàn)噸化工原料的年產(chǎn)值,不但每年為本土節省下數億美元外匯,還逐漸發(fā)展為東南亞最大的石化企業(yè)。

   隨后,他向中國石化發(fā)出邀請,共同投資建立了煉油廠(chǎng)和尿素廠(chǎng)兩個(gè)巨型項目。

   當地媒體盛贊其膽識“空前絕后”,彭云鵬覺(jué)得這很正常:

   “我喜歡做有挑戰性的項目。當大項目和小項目需要差不多時(shí)間和精力時(shí),我更愿意選擇做大項目?!?/span>

   事實(shí)的確如此,彭云鵬的大手筆才剛開(kāi)始。

   多年以來(lái),印尼的汽車(chē)市場(chǎng)背后始終繞不開(kāi)一個(gè)響當當的名字——威廉·索里亞賈亞。

   他被稱(chēng)為“汽車(chē)之王”,所創(chuàng )建的阿斯特達牢牢控制著(zhù)印尼大半汽車(chē)市場(chǎng)。

   豐田、寶馬、雷克薩斯等大大小小的品牌,盡在其掌控之中。

   然而1993年,威廉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。

   其長(cháng)子掌管的蘇瑪銀行,因大筆的不良貸款和1.5萬(wàn)億印尼盾外債的“天坑”,不得不東躲西藏。

   之后,憤怒的債主將威廉的住所圍住,一口棺材赫然懟在門(mén)口。無(wú)奈之下,威廉痛苦的做出決定:出售阿斯特達76%的股權。

   對此,印尼最大報刊《羅盤(pán)報》的社論無(wú)比篤定:“唯一能救阿斯特達的,只有彭云鵬一人?!?/span>

    事實(shí)的確如此。不久該刊再次爆出消息:“彭云鵬已成為印尼民眾公認擁有30億美元資產(chǎn)的阿斯特達商業(yè)帝國的新主人”。

   彭云鵬聯(lián)合印尼首富林紹良家族收購阿斯特拉的壯舉,如一顆炸雷,炸響在印尼商海上空。

   阿斯特達的出局,也讓多年來(lái)印尼財團龍虎榜排名首次出現變化。

   林紹良的三林集團仍穩坐“第一把交椅”,黃奕聰的金光集團成為“第二人”,而后起之秀彭云鵬和他的巴里多,則后來(lái)居上,位列第三。

   華人之光,三足鼎立,分庭抗禮。

   成績(jì)和質(zhì)疑從來(lái)都是事情的一體兩面。

   大步擴張之下,“操之過(guò)急”的聲音始終存在。彭云鵬明顯有不同看法。

   1993年9月,他一鼓作氣,將巴里多太平洋集團掛牌上市。

   38.5倍的超額認購,讓證券交易所不得不打破“每天一次股票交易”的設定,改為每天兩次。

   此后,25億美元市值的巴里多,一躍成為印尼最大的上市公司。

   “我們一旦做出決定后,就會(huì )全力以赴。在生意投資上,談的是眼光要看得準,判斷要正確,而且速度也要快?!?/span>

   90年代初的短短幾年里,彭云鵬耗資百億美元,帶領(lǐng)巴里多一路狂奔,等待一場(chǎng)風(fēng)暴的侵襲。

   1997年7月,一場(chǎng)慘烈的金融危機在泰國爆發(fā),迅速向整個(gè)亞洲蔓延。

   彼時(shí),印尼盾的大幅貶值,讓資源型出口為主的印尼經(jīng)濟瞬間遭受重創(chuàng )。

   短時(shí)間內,就有16家銀行被迫關(guān)門(mén)。大量本土企業(yè)如寒冬之草,紛紛凋敝。

   覆巢一下,無(wú)人幸免。彭云鵬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  貨幣不斷貶值,讓擴張時(shí)的“利器”——銀行外匯貸款,一夜反轉,變成了越來(lái)越拿不住的燙手山芋,百億美元資產(chǎn),以肉眼可見(jiàn)的速度急劇縮水。

   不僅如此,巴里多木業(yè)也一落千丈。曾經(jīng)50億美元的市值,第一次出現虧空,瞬間只剩下300萬(wàn)。

   更糟糕的是,經(jīng)濟惡化觸發(fā)了更大的社會(huì )危機。

   在百姓的怒火中,蘇哈托政權分崩離析,成了人人喊打的過(guò)街老鼠。  

   而性格溫和又善交際的彭云鵬一向與其交好,自然也被殃及。

   彭云鵬和他的巴里多帝國,一度游離在破產(chǎn)的邊緣。

   四面楚歌之下,他不動(dòng)聲色拉來(lái)一眾債主,將自己的產(chǎn)業(yè)布局和發(fā)展預期和盤(pán)托出。

   債主感受到彭云鵬的樸實(shí)和坦誠,答應將債務(wù)延緩到15至20年。

   后來(lái)提及這段往事,彭云鵬特地強調了企業(yè)轉型升級:

   “從勞動(dòng)密集型向技術(shù)密集型轉變、增加企業(yè)自身的資本運營(yíng)、減少貸款是保證企業(yè)健康發(fā)展和增強抵御風(fēng)險能力的必備條件?!?/span>

   孟子曰:雖有智慧,不如乘勢;雖有镃基,不如待時(shí)。

   斗轉星移,歷史的巨輪碾過(guò)2000多年,這句話(huà)卻從未過(guò)時(shí)。

   伴隨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科技飛速發(fā)展,環(huán)境問(wèn)題日益嚴峻。

   清潔可再生能源,成為全球關(guān)注的議題,而地熱發(fā)電,就是其中一種。

   印尼有著(zhù)豐富的地熱資源,然而據統計,開(kāi)發(fā)利用率卻僅有5%。  

   金融危機十年后的2017年,彭云鵬大手一揮,再次震動(dòng)了東南亞。

   這一次,他耗巨資一舉收購了美國雪佛龍位于印尼和菲律賓的地熱發(fā)電站。

   這是印尼歷史上最大的一宗跨國收購項目。

   有專(zhuān)業(yè)機構預測,到2030年,巴里托旗下星能源公司,很可能超越美國,成為全球最大的跨國地熱發(fā)電企業(yè)。

   指針飛速向前,彭云鵬卓越的眼光所帶來(lái)的成果開(kāi)始凸顯。

   2023年10月9日,星能源公司在雅加達上市。本打算首次募集2億美元資金,最終認購額卻是預期的135倍。

   短短兩個(gè)月,星能源市值高達近5000億元,是印尼市值最高的企業(yè)。

   遙想之前最艱難的歲月里,彭云鵬曾說(shuō):

   “作為企業(yè)家,不能軟弱低頭,不應悲觀(guān)失望。

    而應以認真負責的態(tài)度清醒面地對現實(shí),從容不迫處理各種是非矛盾,既要拿得起,也要放得下,準備應付最不利的局面,同時(shí)力爭最好的結果?!?/span>

    回頭看,至少他自己是這樣做的。

   如今,彭云鵬的巴里托太平洋集團已然成為世界商海中的一輪巨艦。

   除了林木、造紙、石化外,集團在銀行證券、商旅酒店、能源、航運及房地產(chǎn)等十幾個(gè)行業(yè),皆有建樹(shù),成績(jì)斐然。

   很多人將他的成功,歸功于出色的商業(yè)頭腦,殺伐果斷的魄力,卻鮮有人看到他財富積累的另一面——“飲水思源”“重情重義”。

   時(shí)間回到創(chuàng )業(yè)的起點(diǎn),“巴里多”是他的出生地,為了記得自己是誰(shuí),他用這個(gè)名字命名了公司。

   之后,每當有人談及他在事業(yè)上的巨大成就時(shí),他總是不忘強調:“我經(jīng)營(yíng)的事業(yè)離不開(kāi)朋友們的幫忙。我始終把黃雙安作為我的引路人和師尊?!?/span>

   雖已是印尼國籍,他也從未忘記自己流淌的是華人血液。

   他在祖籍廣東陸河縣出資籌建中小學(xué),以其父親命名籌建“彭瑞安歸僑子女獎學(xué)金”,激勵歸僑子女努力學(xué)習,報效祖國。

   2003年“非典”,他默不作聲地捐資300萬(wàn)人民幣;2008年汶川地震,又捐300萬(wàn)人民幣。

   為北京奧運建造的水立方,彭云鵬是大額捐資人之一。

   印度尼西亞?wèn)|北部,加里曼丹島靜靜浮在一片汪洋中,赤道從島心橫穿而過(guò),家鄉也被一分為二。

   65歲那年,彭云鵬對著(zhù)媒體不無(wú)感慨地說(shuō):

   “我深深地熱愛(ài)生我養我的這片土地,我愿為印尼的繁榮和社會(huì )福利做出應有的貢獻。同時(shí),我也深?lèi)?ài)祖籍國中國,對中國的進(jìn)步和崛起感到由衷地高興和自   豪。

   希望中國和印尼攜手前進(jìn),共創(chuàng )輝煌?!?/span>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原創(chuàng ):李砍柴
上一篇:沒(méi)有了. 下一篇:他被稱(chēng)為“中國最帥院士”,本人回應...